人物专访 | 地平线余凯:智能汽车芯片的决赛已经开始! - 人物访谈 - 智能交通世界网_智慧交通网 ITS114.COM|中国智能交通领先的门户网站
  • 人物专访 | 地平线余凯:贝博汽车芯片的决赛已经开始!

    2021-01-06 09:40:06 来源:财经天下周刊 评论:
    分享到:

    / 导读 /

    我们很信仰我们未来的方向。这个世界未来一定有个位置,是一个千亿美元级的企业,留给做成了机器人时代的Intel公司。

    2020年,电动车和芯片成了最火热的赛道。而地平线,作为一家聚焦车载AI芯片公司,已经成为同业中估值全球最高的独角兽。从中关村拥挤的海龙大厦,搬到一栋顶部镶嵌着公司logo的大楼,成为这家公司最直观的外在转变。

    不过,即便在车规级AI芯片出货10万片,目标未来12个月冲刺100万片之际,仍有朋友调侃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不是芯片行业中人。余凯坦白,自己做了20多年软件算法,在2015年猛然发现,AI算法需要有适应它的芯片,随后在芯片行业最受冷落的时候杀入市场。

    2020年,伴随着赛道的火热,有更多企业想要杀进这个行业。但余凯认为,现在贝博汽车的奥林匹克决赛已经开始。如果要进入决赛圈,芯片今年就必须量产。

    image.png

    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

    时也,命也。如果不是特斯拉一骑绝尘,2020年可能不会成为余凯的高光时刻,他可能还在蛰伏。但在黑暗里摸索了五年,他还是等来了对自己判断和坚持的奖赏。

    决赛圈已关闭,未来赢者通吃

    Q:2020年地平线的大事是什么?

     A:第一件大事绝对是征程2代芯片开始量产了。表面看只是量产,其实是冰山一角,下面至少有10倍的量产车型正在研发过程中。 

    车规级关系到安全,它的可靠性的门槛是很高的。一般整车厂对一个新的芯片公司进入,总要打一个巨大的问号:有没有其他车厂用过?我们要去突破一个巨大的心理门槛。

     前段时间,我们在武汉拿了一个量产金奖铃轩奖,是中国几乎所有的主机厂采购老大一起评的奖。一个采购部老大跟我说,大家真的很振奋,因为以前车规级半导体的供应商清一色是国外的,这次是一个中国公司,并且还是在车载AI计算芯片这么一个核心领域。

     Q:2020年哪个瞬间让您最感动?

     A:2020年3月的一天晚上,我们在前方的同学拍了一张照片,有大概300辆汽车正在更新软件,都搭载了我们的芯片。那个照片还挺壮观的。我们在群里分享的时候,大家都很振奋。

     Q:有感觉到车厂订单变多了,或者他们更感兴趣了吗?

     A:一方面是芯片出货量在上升。像长安UNI-T这款车型,里面都搭载征程2代处理器。别家车厂就不会再问,“有车厂用过吗?”跨过了一个心理门槛。

     另一个外部因素是,特斯拉在电动车领域一骑绝尘。特斯拉的核心竞争力不在新能源,而在于贝博化。去年开始,特斯拉搭载了自研芯片,而此前这么多车厂干了100多年,从来没有想要自研芯片。这客观证明了做汽车芯片的重要性。

     我们跟特斯拉是不约而同看到这一点,整个贝博化在提速,这是一个产业大环境。我们知道确定性的方向,但拐点早两年、晚两年出现,都有随机性。能抓住的都是四五年前就开始准备的人。

     在这种不确定性中把握确定性,掌握大方向,还要把握节奏,我觉得这个是创业既磨人又迷人的地方。

     Q:有没有一些其他因素?比如华为事件以后,很多芯片行业的人说,他们发现不只是低端消费品在用国产芯片,而是工业、高端设备,都开始慢慢往国产芯片上转了。

     A:这个肯定对芯片国产化有促进作用,大家更愿意去用国产芯片,觉得这很有正当性。这是全产业链的共识。 

    Q:但是他们也讲,能留给国产芯片跑马圈地的时间也就三四年。你怎么看?

     A:我也这么看。现在贝博汽车的奥林匹克赛场,决赛已经开始了。贝博汽车实际上就是4个轮子上的超级计算机。从PC和移动设备的经验看,底层芯片的玩家一定是非常集中的。未来三年的话,如果做不到产业的前两名,我认为基本上决赛就拿不到任何好的名次了。甚至第一、二名的份额差距都会非常大。所以我觉得未来三年会是非常关键的。  

    Q:除了特斯拉,2020年蔚来跟英特尔Mobileye合作似乎很不愉快,也想自己搞芯片。这些新造车公司如果都走上自研路,你们是不是就失去了长期“饭票”?

     A:我认为未来一定会有一些玩家,像苹果和特斯拉这样,从终端到软件操作系统、芯片都自研。但是这样的玩家一定是很少的。绝大部分的厂家还是拥抱第三方芯片和操作系统。因为核心能力的要求太高了。谁都可以学习苹果,但有多少公司能成为苹果?

     Q:可能跟你抢主机厂的,除了英特尔和英伟达,还有哪些潜在对手?

     A:如果要进入决赛圈,2020年就必须已经量产,否则就已经out了。因为后面的开发节奏会非常紧密,到2023年比赛就结束了。现在能量产的就只有三家。

     Q:这个时间点是怎么来的?

     A:因为我们对标特斯拉的芯片基本上在2021、2022 年推出,然后搭载上标杆的自动驾驶车型,都赶在2023年。标杆指的就是特斯拉以外的最高水平。

    懂芯片的最初都不投我们

      Q:地平线2020年出货10万片芯片,未来12个月争取出货100万片,你发朋友圈说这事的时候,有人调侃说,芯片行业的行话都是以kk计的,你回复说你们是软件行业,你承认自己不是芯片行业的人?

     A:我不是。你想我做了20多年的软件算法,然后创业选择做芯片是2015年,我们是当时国内唯一一家做人工贝博芯片的企业。

     对于AI芯片来说,最核心的是软件跟硬件的结合。因为AI芯片本质上是手段,目的是为了跑软件。你不懂AI软件,怎么去设计高效的芯片?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逻辑,但是绝大部分人却意识不到。

     现在这个方向特别热,很多人都来做,但我觉得这不是好的创业者,闻味道就不太像正确的方式,最后一定是一地鸡毛。真正的机会还是留给深度思考、反共识,敢于去做当时大家都看不懂,但内心非常相信那个东西的人。

      Q:你2015年创立地平线时,芯片行业还是很落寞的。

     A:是的,非常不景气。当时英伟达的市值是现在的1/40,才是一个100 亿美元的公司,没人注意它。

      Q:你在百度工作都是软件基因,能做好芯片吗?

     A:好多人问这个问题。新造车最初也好多人问:他们都不懂造车,能不能把车造好?我想,任何人刚出发时一定不是全能冠军,关键是要知道自己缺什么,在成长中去补齐人才和团队,然后对大趋势的判断要对,要能够不断学习。

     我认为,地平线是芯片公司里面最懂软件算法、算法公司里面最懂芯片的。这个基因跟传统的芯片公司是非常不一样的。

      Q:2014年成立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大基金,对你的判断有影响吗?

     A:没有影响。我们那么多投资人,但里面没有大基金。它设立的方向是投制造和封装,不投芯片设计类企业,更不投我们这种带软件基因的。

     而且很明显,我们一开始遇到的那些很懂半导体的投资人,统统不投地平线,因为我们的逻辑跟传统半导体的逻辑完全不一样。有时候你太懂一个领域,反而成为创新的桎梏。我们一开始都是跟高瓴、晨兴这些合作的。

     当然我们后面也有英特尔和海力士投资,说明把芯片这方面能力补齐了。2017 年12 月,我们做出第一款芯片,也是中国最早的边缘人工贝博芯片。

     Q:去年地平线也经历了一波挑战现在回顾的话,有没有一个总结? 

    A:去年年底,我们决定要all in汽车这个方向。地平线的创业初心是要做机器人的芯片。我们说要让每辆车、每个机器人都具有环境感知、人机交互、决策控制的能力,但是车和非车的场景,发展节奏不一样。2019年年底我们认识到,其他场景暂时不会发展到汽车这么大的垂直领域,所以就把90%的精力都放在车上。今天看来这个判断是对的。

     另外我们也担心,如果整个公司在车的方向上没有足够聚焦,会赶不上这个时代。

     客观上来讲,企业这些关键时间点,你是要做这些决策的。但对的决策不一定是容易的决策。

     Q:你刚才提到对大趋势的判断要对,你在地平线创立的起伏中,归纳几个最重要的决策,你觉得是什么? 

    A:你看一开始的时候,我们要从软件算法背景去做芯片,这个是对的吧?第二,我们不做云端芯片,做车端芯片。因为云端芯片的生态已经形成了,你要打就很难,基本上没有市场。第三个就是聚焦在车上。

     Q:有没有觉得2020年跨过了一个坎?之前都是创业公司,到今年出货量爆发,估值也比较高了。

    A:节奏其实要在路上不停地看,既看仪表盘(你手里面还有多少钱),然后又要看前面的路况。如果2020年特斯拉没有起来,我觉得那几个新造车势力也不会那么好,然后我们的日子也惨兮兮的,还在蛰伏。

    我们肯定永远都是创业公司的心态。但是我确实觉得,过去五年都是在黑暗中去摸索,从黑暗到黑暗,从失败到失败,一直坚持内心信仰的大方向。然后到了某个时间点,不知道什么契机就赢了。

    贝博汽车创新还要看中国

    Q:你接触的新造车势力和传统主机厂有什么不同?

     A:新造车势力的话,他们学特斯拉更激进一点,对软件的追求、贝博化的追求更激进,更加创新。传统主机厂相对来讲,还是跟随、保守一点。当然传统主机厂现在也都开始积极地跟进。

    Q:但量大的还是传统主机厂。

    A:对。但传统主机厂现在大部分都是在15万元以下的车型,新造车势力的都在30万元以上,所以它的创新空间就不一样了。你一旦把利润率给拉高的话,你就有很大的空间去创新。传统主机厂还是需要再跑的步子更快一点。

    Q:2020年主机厂对自动驾驶功能,尤其是L3,似乎没那么热情了。博世就说L3应用比预想的要慢,奥迪干脆就越过L3不做了,觉得L3的功能定义有问题。

    A:我觉得在贝博时代,还要看中国和美国,而且在美国也只有特斯拉。中国的车企,无论是传统车厂还是新造车势力,整体都比德国和日本更加创新。

    Q:你观察到中国车企对你们的芯片,渴望程度有多高?

    A:他们非常积极,超过我的想象。今天的车载贝博化,如果类比PC,还相当于是286 的水平,跟用户期待是有差距的。到了征程3代,是前视+环视(摄像头),是在L2+到L3之间级别。征程5代是L3-L4 级别,是PK特斯拉的FSD这款芯片的,也是旗舰级的。

    车载芯片的升级速度非常快。以前英特尔Mobileye的辅助驾驶功能,只需要几个TOPS的算力。到今天,特斯拉FSD芯片有72TOPS的算力。我们到征程5 代有96TOPS的算力。2021年特斯拉据说算力又要增长3~5 倍,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  Q:2019年B轮融资以后,地平线变成全球估值最高的AI芯片独角兽。市场上有一些质疑的声音,觉得地平线产品都没有落地,就有这么高的估值。这会困扰你吗?

    A:我们在成长历史上一直都带着争议的。绝大部分人一眼能看穿的东西,都不是好东西。

    其实老实说,时间会证明,中国的这些技术型企业里面,地平线肯定是最有价值的企业。我们比大部分企业更加长期主义,对于产业发展的格局趋势思考更多,相反我们不愿意去抛头露面。

    Q:车规级AI芯片是一门怎么样的生意,为什么卖得这么便宜?像英特尔的CPU就卖得很贵。

    A:首先,当英特尔在卖第一代CPU的时候也很便宜。越来越贵,是因为对计算的需求增加了,芯片越来越重要。

    从汽车的辅助驾驶,到变成高等级的自动驾驶,它是一个需求在不断增加的过程。芯片以前对汽车行业来讲都没所谓的,不重要。在整个半导体行业里,车载芯片是大概10%的份额。你一定要去思考趋势,做明天的大生意。因为今天大生意也跟你没关系,你冲进来也晚了。 

    Q:你说过将来地平线是人工贝博时代的英特尔?

    A:我们是要做机器人时代的英特尔,跟机器人无关的芯片我们不做的。未来汽车只是机器人的一个品类而已。机器人都会具有环境感知、人机交互和决策控制的能力。所以地平线从车载AI芯片这个领域切入,把它给击穿,然后未来成为机器人时代的 Intel。

    我们很信仰我们未来的方向。这个世界未来一定有个位置,是一个千亿美元级的企业,留给做成了机器人时代的Intel公司。



  • 关键字: 贝博汽车 芯片
  •    责任编辑:suyanqin
  • 扫码关注“贝博ballbet贝博app下载ios世界网”微信订阅号
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广告赞助